时时彩后一历史:毛教員會如何看待特朗普?

來源:通吃島 作者:通吃島 時間:2019-05-16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3d318期历史上的今天 www.wisyy.icu timg.jpg

特朗普是個極好的反面教材,讓更多的人不再對皿煮燈塔抱有希望。

毛教員當然沒有評價過特朗普,但是他詳細地談過另一位極有爭議的共和黨總統,那就是尼克松。

1970年,埃德加斯諾最后一次訪華,和毛教員以老朋友的身份促膝長談。這次談話毛教員讓暫時不公開,所以談得更加隨意更加真誠。

斯諾本人是左派,所以在共和黨上臺后表示十分擔憂。但是毛教員意見剛好相反。他直接說:

我喜歡這種人,喜歡世界上最反動的人。我不喜歡什么社會民主黨,什么修正主義。修正主義有它欺騙的一面

我們直接來看相關內容的節?。?/p>

毛教員:我是不喜歡民主黨的,我比較喜歡共和黨。我歡迎尼克松上臺。為什么呢?他的欺騙性有,但比較的少一點。他跟你來硬的多,來軟的也有。他如果想到北京來,你就捎個信,叫他偷偷地,不要公開,坐上一架飛機就可以來嘛。談不成也可以,談得成也可以嘛。何必那么僵著?但是你美國是沒有秘密的,一個總統出國是不可能秘密的。他要到中國來,一定會大吹大擂,就會說其目的就是要拉中國整蘇聯,所以他現在還不敢。整蘇聯,現在對美國不利,整中國對于美國也不利。

外交部研究一下,美國人左、中、右都讓來。為什么右派要讓來?就是說尼克松,他是代表壟斷資本家的。當然要讓他來了,因為解決問題中派、左派是不行的,要跟尼克松解決,在暫時。

他早就到處寫信說要派代表來,我們沒發表,守秘密啊。他對于波蘭華沙那個會談不感興趣,要當面談。所以,我說如果尼克松愿意來,我愿意和他談,談得成也行,談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當作旅行者來也行,當作總統來談也行。總而言之,都行。他如果愿意來,我愿意和他談。我看我不會跟他吵架,批評是要批評他的。我們也要作自我批評,就是講我們的錯誤、缺點了,比如:我們的生產水平比美國低,別的我們不作自我批評。

……

斯諾:有一兩件事想跟你探討一下。第一是尼克松來華的問題,是否可以作這樣的理解:目前他來是不現實的,但尼克松來華被認為是理想的。

毛澤東:但是你代表不了美國,你不是壟斷資本家。

斯諾:當然,我也剛要這么說。

毛澤東:那是尼克松自己提議的,有文件證明,說愿意在北京或者華盛頓當面談,不要讓外交部知道,不要通過國務院。神秘得很,又是不要公開,又是這種消息非?;?。他選舉是哪一年?

斯諾:一九七二年。

毛澤東:我看,七二年的上半年他可能派人來,他自己不來,要來談是那個時候,他那個臺灣舍不得,蔣介石還沒有死。臺灣關他什么事?臺灣是杜魯門、艾奇遜搞的。然后又是一個總統,那里面他也有一份就是了。然后又是肯尼迪。尼克松當過副總統,他那時跑過臺灣。他說臺灣有一千多萬人,我說亞洲有十幾億人,非洲有三億,都在那里造反。

(本島主忍不住插句嘴:果然,71年尼克松派基辛格來,72年他親自秘密訪華)

……

毛澤東:就是要宣傳這個。沒有日本人、美國人幫助蔣介石,我們就不能勝利。

斯諾:前幾天我見到西哈努克時,西哈努克也曾對我說:尼克松是毛澤東的一位好的代理人。

毛澤東:我喜歡這種人,喜歡世界上最反動的人。我不喜歡什么社會民主黨,什么修正主義。修正主義有它欺騙的一面,西德現在的政府也有它的欺騙性。

斯諾:尼克松在南亞陷得越深,就越是發動人民起來反對他。

毛澤東:好!尼克松好!我能跟他談得來,不會吵架。

斯諾:我不認識尼克松,但如果我見到他的話,是否可以說……

毛澤東:你只說,是好人??!是世界上第一個好人!這個勃列日涅夫不好,勃蘭特也不算怎么好。

斯諾:我記得你說過:“民族斗爭,說到底,是一個jie ji斗爭問題?!?/p>

毛澤東:就是啊。什么叫民族啊?包括兩部分人。一部分是上層、剝削jie ji、少數,這一部分人可以講話,組織政府,但是不能打仗、耕田、在工廠做工。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工人、農民、小資產jie ji,沒有這些人就不能組成民族。

(引文完)

毛教員一向“喜歡”反動派,越反動越喜歡。

這里的“喜歡”不是指贊同他們的行為,而是說,反動派在客觀上有利于社會進步。

首先,反面教材價值很大,有了反面教材才能幫助人們認識什么是正確的和進步的。

第二,反動派加速了社會矛盾的激化。借用一下魯迅先生的話,在“做穩了奴隸”的時代,你想發動他們推翻這個不合理的制度是不可能的。但是,反動派上臺,越來越多的人“求做奴隸而不得”,這時候社會的大變革就有了可能。

所以,毛教員在這次談話里也反復強調,他喜歡右派,因為右派上臺才能解決實質問題。而左派虛偽,只會不斷扯皮掩蓋問題,還在你背后捅刀子。

回到當下的例子。

特朗普是毫無疑問的右派、保守派,無論語言還是行為,都是罕見的極端。

“讓美國再次偉大”,發表歧視女性和少數族裔的言論,在美墨邊境建墻,和中國打貿易戰……

于是乎許多人心想,是不是美國左翼上臺我們的日子會好過些。

但是就如毛教員所說,民族斗爭,說到底,是一個jie ji斗爭問題。

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無論特朗普還是希拉里或者其他民主黨政客,他們都是堅持捍衛資本主義制度的。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都是右派,都是保守派。唯一的區別不過是,后者是偽裝成進步主義的保守主義。

拋開資本主義制度談女權,談平等,談環保,談公共醫療,談互利共贏,都是虛偽的。它們可能能夠維持一時的表面的繁榮和平靜,但矛盾總會爆發,而且越是拖延越是掩蓋,最后爆發得越嚴重。

從這個角度講,特朗普和貿易戰真的是幫了中國人民大忙。

特朗普是個極好的反面教材,讓更多的人不再對皿煮燈塔抱有希望。

貿易戰倒逼中國經濟改革,反思發展中的問題,朝著更加健康和有活力的方向發展。

我相信,毛教員看了,必然也會說一句:

“特朗普是好人??!是世界上第一個好人!”

本文鏈接://www.wisyy.icu/html/history/info_31606.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北平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美國人驚呼華為噩夢,華為卻說早等著這一天

美國人驚呼華為噩夢,華為卻說早等著這一天
今天,是歷史的選擇,所有我們曾經打造的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多年心血,在一夜之間兌現為公[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非凡炸金花真人提现版 1000炮打鱼游戏机 彩票官网北京pk10 女篮亚洲杯三连胜 后三组选包胆百度百科 火爆电子平台mg电子 七乐彩缩水专家免费版 11运夺金任7稳赚秘笈 福建时时开奖记录 3D稳赚钱技巧 在线21点游戏平台 北京pk10赛车走势分析 彩神软件破解 重庆时时预测开奖号码 49个数选6个数有多少组合 捕鱼达人2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