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色球历史113期的区别:評中美三大分歧,反思經濟政策與思想

來源:黃衛東 時間:2019-05-23
0 字號: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3d318期历史上的今天 www.wisyy.icu 一、為什么中美貿易爭端,僅剩三大分歧

2019年5月10日中美結束了第十一次貿易談判,會后中方談判代表在離開美國之前,向多家報紙記者透漏,中美貿易談判,雙方存在三大分歧,第一,中國堅決反對加征高額關稅,必須全部取消加征的高額關稅。第二,美方要求中國對多進口美國商品作出承諾,數量上的承諾,中方反對。據金燦榮教授披露,美方從最早要求中方在一年內減少貿易逆差1000億美元,增加到后來2000億美元,此次又增加到3300億美元。第三,文本的平衡性,要體現兩個國家之間平等。據金燦榮教授披露,美方要求派人巡查中國各級政府,落實中方承諾的不補貼國企,其不平等要求可謂登峰造極。

兩年前,特朗普威脅發動貿易戰時,公開提出了四大要求,要求中國單方面開放金融、開放市場。一年前中美雙方曾在美國華盛頓進行了一次談判,當時美國紐約時報披露了部分美方要求,大都是要求中國單方面執行的條款,網上輿論評論,堪比辛丑條約。現在中方談判代表都不提這些條款了,難道它們被美方撤回了?這恐怕不可能吧,特朗普從來都是增加新的要求,從未減少過要求?;毓斯ブ蟹焦嫉男卸?,也就很清楚了。

1、 2018年6月28日,國家發改委、商務部發布《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自今年7月28日起施行。在農業、基建、運輸、制造、金融等領域擴大對外開放力度。就是落實一個月前美方要求開放農業服務業等要求,共在22個領域擴大開放。網上評論,比袁世凱的21條多了一條。

2、金融開放,按照央行行長易綱今年3月24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講話,央行在2018年5月宣布的金融開放11項具體措施時間表,絕大部分措施已經落地;外資銀行已經在中國實現絕對控股;辦理外資保險控股公司、進入我國信用評級市場,辦理銀行卡清算機構等等。這是落實美方對金融開放的要求。

3、關于降低關稅;2018年5月初結束的中美貿易談判,美方要求之一是中國將平均關稅從10%降低到和美國一樣非關鍵部門3.5%的水平。018年7月6日中美貿易戰開打,中方當天宣布對美國部分商品加征25%關稅。奇怪的是,到年底結算,我國實際關稅率卻從最近幾年2.4%左右徘徊,下降到了2.0%,如果不計確實存在的加征部分,也許實際關稅率下降到1%以下了。這是落實美方降低關稅要求。

4、中國海關總署12月27日發布公告稱,根據中國相關法律法規以及中美雙方簽署的關于美國大米輸華植物衛生要求議定書,允許美國大米輸華。美國輸華大米應符合《進口美國大米檢驗檢疫要求》。公告自公布之日起實施。這是落實向美國開放農業市場。

5、2018年12月23日下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在京舉行,外商投資法草案(以下簡稱草案)第一次提請審議。與既有的外資管理法律相比,新法草案加強了投資?;ちΧ?,提出鼓勵基于自愿原則和商業規則開展技術合作,技術合作條件由投資各方協商確定,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這是落實美方指控中國強制技術轉讓的措施。

官方公開的文件,僅是冰山之一角。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就必須按照美國人制定的世界貿易組織要求,承認了美國人提出的私有化、市場化和自由化三原則,按照美國人規定的目標改革,以便達到美國人要求的開放了。在此之前,我方上層實際上已經同意,要按照美方要求進行改革了,這也是多年來中美雙方高層會面,中方一再表態繼續開放的原因,其實都是一再向美國人重申自己的承諾。由于國內反對派的存在,中方實現承諾的時間,有時會滯后于美方的期待。就金融方面來看,我國金融界早就制定了金融改革的目標,這一目標從未改變,而且一直在推進。事實上,在過去20多年,中方落實了無數沒有寫成紙面上協議的美方要求,交出了大量貨幣主權和經濟主權。這里略舉幾例,

1,自1995年以來,央行依據外匯儲備被動發鈔20年,發行的人民幣都交給美國和西方,發行收益和發行權力都交給美國和西方,總共交給美國和西方27萬億元。

2、自2005年,銀監會規定,在中國新辦股份制銀行,必須有西方銀行參股,等于讓美國和西方占有我國衍生貨幣印鈔權,沒有西方資本家同意,中國人就無法在中國開辦股份制銀行了。

3、根據蘋果公司披露的財務信息,最近幾年來,蘋果公司在中國交稅不足應交稅額5%,每年從消費者手里收取的增值稅300多億元,大都被蘋果公司拿走,等于在中國向消費者征稅。蘋果公司還曾在其交易平臺上收取30%費用,同樣是無視中國法律,向消費者收稅。

4、自1995年以來,美方控制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每年定期派人巡查中國,早已形成慣例。

精英們打著世界貿易協議要求的幌子,推行這些措施。雖然世界貿易組織的基本原則之一,是對等原則,是加入的各國都需要對等地開放主權,以便促進貿易。但是,美國和西方精英控制了世界貿易組織,監管各國實施,他們并不對等地對待各國,而是單方面要求他國開放主權,讓美國和西方資本家可以自由地占有各國主權,獲取利益。對比蘋果公司在中國的待遇和華為在美國的待遇,明顯是我國單方面向蘋果開放了市場,甚至讓蘋果在中國向消費者收稅,而美國不但不向華為開放市場,而且禁止其公司到中國市場購買華為產品,甚至壓迫其多個盟國采取同樣行動;尤其過分的是,還禁止美國和其他西方盟國公司終止供應零部件給華為,動用行政力量全力打擊華為,其主要原因是華為在技術上打破了美國和西方壟斷地位。這也說明,美國和西方用開放推動發展的說法,就是個陷阱,等到他國發展到威脅美國的時候,美國就從實際暗暗不執行到公開不執行其推銷的三項原則了。

事實上,美國和西方從末向中國開放市場,而是用欺騙手段讓中國向他們開放了市場,讓他們的商人進入我國市場采購和銷售,從而壟斷了市場利潤,包括占有了中國市場的大部分利潤。相反,卻從沒讓中國進入他們的市場,分享他們的市場利潤。我們的商品充斥了美國市場,并非美國向我們開放市場,而是我們向美國開放市場,美國的商人從我國市場采購的結果。

然而,我國主流經濟界的專家,大都是美國精英培養的,他們卻篤信美國的謊言,一心一意地推動中國走向開放,此前它們還打著世界貿易組織要求的幌子,現在在特朗普的蠻橫無理赤裸裸地違背世界貿易原則的要求下,干脆赤膊上陣,甚至幫助美國人出主意,推動中國的開放。此次崇美帶路黨就在給美方公開出主意,要美方不要受限于法律條文,刺激中國老百姓,根本就不反對美方提出的侵犯中國主權的要求,也不擔心他們的投降賣國主張會遭到清算,可謂猖狂至極。

過去蔣介石與美國簽訂不平等條約,中美雙方的承諾是完全對等的,不對等的是執行的條件,從而構成實質的不對等,早已被共產黨人批倒批臭。現在崇美精英們與美國簽訂很多協定,從承諾上就不對等,是中國單方面向美國開放主權,讓美國侵占我們的主權;甚至為了避免中國國內反對,沒有寫到紙面上,就按照美國要求執行了,卻反過來宣傳是幫助中國,洗腦自己老百姓。這是何等猖狂的投降?

它們按照美國的指揮棒開放,將我國的主權一步步交給美國,也讓特朗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戰果,消除了國內反對聲音。5月8日美國眾議院全票通過《2019年臺灣保證法》與《重新確認美國對臺及對執行臺灣關系法承諾》決議案,宣布軍售臺灣常態化,從而進一步干涉中國內政,加大對中國臺灣分裂勢力的支持力度,也顯示美國精英們前所未有的一致反華。近日又宣布禁售中國華為等多家公司,重新走上封鎖圍堵中國之路。

這是崇美精英們毫無底線的退讓,讓美國精英不再擔心敵對中國的代價,導致的結果。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美國曾因敵視封鎖圍堵中國,遭到中國領導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堅決斗爭,使美國物價飛漲,經濟瀕臨崩潰,不得不放棄了,1979年與中國建立的正常外交關系,再也不敢提封鎖中國,轉而以接觸來對付中國了。

具體到中國貿易代表所述的中美三大分歧,其中第三條尤其惡劣。本來美國政府就大量補貼美國國企,例如,美國工程兵團,就是一家從事美國水利設施建設和維護的機構,相當于一家國營工程公司,搞建設是主要任務。每年開支基本來自政府撥款補貼,2018年美國聯邦政府補貼高達245.5億美元,合人民幣超過1700億元。美國聯邦政府大量補貼國企,卻禁止中國政府補貼國企,還要求派人督查中國各級政府,其蠻橫無理,世所罕見。只能說明精英們的不斷妥協退讓,讓美方面對中國,不再有任何考慮中方感受的念頭,而是在侵犯中國主權方面無所顧忌了。這充分說明中方談判代表無底線退讓,不敢斗爭,讓美方無所顧忌,是十分失敗的。

二、評中方要求美方取消加征關稅

分歧第一條本就是美方故意挑起爭端的措施,借此要求中國擴大開放,從而占有更多中國主權。本來美國不搞工業消費品生產,主要工業都是與軍事武器生產相關的,中美貿易早就偏離美國精英精心編織的理論了,變成單方面對美國有利的貿易。美國通過占有中國貨幣主權,印鈔購買中國工廠獲利,占有中國市場獲利等,早已超過美國從中國購買產品的需要,讓中國出口產品變成了免費供應。現實早已不是主流經濟學家們宣傳的開放市場優化資源分配,而是讓美國掌控中國資源分配,拿走大部分產出了。現在美國市場主要依賴中國供應產品,等于寄生在中國身上了。如果中國停止向美國出口產品,美國經濟就會瀕臨崩潰。所謂中國需要美國市場,否則就會引起生產過剩?;?,根本就是被美國意識形態經濟學洗腦的主流經濟學家們的制造的,他們用低勞動力比較優勢理論指導政策的制定,從而壓低我國勞動者工資,導致我國老百姓缺少足夠收入消費自己生產的全部產品。

回顧歷史,美國二戰結束的時候,1000多萬士兵復員,為盟軍生產軍火的工廠停工,3000多萬工人失業,失業率高達50%以上,生產過剩遠超當代中國,當時美國都順利著陸。30年代初的德國,面對西方發起的空前貿易戰,基本上停止了國際貿易,以及當時德國的戰敗國地位,都能順利度過?;?,讓德國經濟每年成倍增加,僅幾年時間就讓德國成為歐洲頭號強國。

所謂生產過剩?;?,不過是自由市場經濟下,資本家們追逐自己的利潤而壓低工人工資造成的。美國和西方各國早已通過政府干預勞動力市場,排除了生產過剩?;?。當代美國和西方基本不搞生產了,更不可能存在生產過剩了。我們今天的生產過剩問題,難道會比三十年代德國和二戰結束前美國嚴重?

從美國方面來看,想象一下,如果中國供應美國的產品是糧食,中國停止向美國供應糧食,難道餓死的是中國人,而不是指望中國供應糧食的美國人?主流經濟界推動的中美國模式,讓美國占有中國市場和大量經濟貨幣主權,讓中國為美國供應工業消費品,徹底成了免費供應。現在美國威脅要停止從中國采購產品,這難道會威脅到中國的生存和發展?如果中國趁機收回經濟主權,收回美國西方通過占有中國經濟主權而獲得的收益;同時大幅度減少乃至停止中美貿易,將生產的產品分配給自己的老百姓,就會極大地改善我國老百姓生活,促進我國社會的發展,而不是促進美國社會的發展。

從歷史對比中,也可以看出我們的問題。按照世界銀行和中國統計局公布的統計資料,在瀕臨崩潰的“十年浩劫”時代,中國人均壽命從落后南韓8歲到超過南韓4歲,卻在改開“盛世時代”,又變成落后南韓8歲。而人口死亡率則從十年“浩劫時代”年年降低,變成改開“盛世時代”年年增加。這都充分說明,我們極大發展的生產能力以及產量增加幾十倍的工業消費品,根本沒有轉化為我們的社會發展,而是免費供給西方,推動了西方發展。我們早就應該改變發展方向,停止中美國經濟模式,轉向依據內需發展經濟了。

我們不需要出口美國,不需要美國市場,更不應該為此而退讓,而應趁機收回奉送給美國的主權,同時取消出口退稅,大幅度提高人民幣匯率,甚至反過來加征出口關稅,減少出口;學美國人禁止銷售商品給美國;讓我們的經濟為本國人民服務。

然而,我國主流經濟界卻害怕失去美國市場,在美國加征關稅威脅下,按照美國要求亦步亦趨地妥協退讓。他們在主流媒體上對美國的每一個要求都公開駁斥,而在實際行動上,卻按照美國要求不折不扣地執行。早在特朗普剛剛當選就發出貿易戰威脅,中方公開承諾兩項妥協退讓措施應對的時候,筆者就指出,這必將招致更多的侵犯和妥協退讓。貿易戰打響后,投降派控制的主流經濟界通過降低人民幣匯率10%來維護出口,防止出口下降帶來的生產過剩。筆者當時就預測,降低匯率,將導致進口物價上漲,國內購買力下降,使國內生產過剩增加,經濟必然下滑,不可能解決出口美國市場減少帶來的生產過剩。后來統計數據都驗證了該預測,例如,我國產成品存貨同比增長率從匯率下降前的5.5%增加到9.8%。筆者還分析指出,就美方來看,其實際作用是保證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價格不上漲,同時讓美國政府白得了關稅,是一項單方面主動承擔中美貿易戰損失,讓美方單純獲利的投降措施。最近特朗普宣傳從中國收取了1000億美元關稅,補貼美國經濟,美國物價穩定,經濟形勢很好。

三、評美方要求中方承諾減少貿易逆差

分歧第二條就是美國提出的霸王條款了。本來世界貿易組織的核心原則是自由貿易,要求各國停止政府用行政力量干預貿易。現在美國赤裸裸地要求中國用行政力量強制高價購買美國商品,要占有更多的利潤。中國實施此條要求,必然影響歐日的利益。以至于歐盟都對中國發出了警告:如果中國運用行政計劃的辦法購買美國的產品、而排斥歐盟的產品,歐盟將會在WTO起訴中國。

本來中國對美貿易順差,是我國主流經濟界采用低人民幣匯率低價賤賣,加政府出口退稅補貼形成的。美方十分清楚,這本是美國在上個世紀派遣弗里德曼等經濟學家推動形成的,是美國低價獲得中國產品的關鍵措施之一,如果中國取消這些措施,包括將人民幣匯率升高到有市場交易決定的購買力平價匯率,以及取消出口退稅補貼,就不會形成如此巨大規模的貿易順差,也讓美方獲得了巨大的利益。美國學者總結,過去希特勒占領歐洲的時候,其掠奪歐洲各國的主要措施,就是讓歐洲各國降低匯率。現在美方不提低人民幣匯率和出口退稅引起的有利于美國的貿易不平衡,卻要求中國動用行政力量高價購買美國產品,為美方獲得更多利潤,顯然是強買強賣蠻橫無理的要求。

然而,中國的主流經濟界卻迷信美方的荒誕理論,害怕減少出口和美方市場帶來的生產過剩;害怕減少貿易順差帶來的外匯減少。在過去兩年內,已經基本接受了美國的要求。然而,此次談判,美方又加碼,從中國答應的2000億美元增加到3300億美元,讓世界輿論都嘩然。其發生的根源是美國用意識形態經濟學思想統治了我國主流經濟學家。

回顧歷史,美國為中國培養的主流經濟學家們基本都認為,缺錢是我國改革開放之初的一大問題。例如,被譽為中國經濟學界的泰斗,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先生,就曾多次認為,中國資金短缺。在1997年中國經濟出版社出版的《證券經濟論集》上;在2012年三聯書店出版的《中國經濟改革二十講》[1]一書,都一再認為中國缺錢是制約發展的一大原因。

另一位以推動國家實施低工資政策聞名的主流經濟學家林毅夫教授,擔任過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在其1994年出版的著作《中國的奇跡:發展戰略與經濟改革》[2]認為,改革開放之初,中國經濟發展水平很低,有三個特征,第一個特征就是資金十分短缺。在最新2016年版上仍然重申這一觀點(p27)。主流媒體也經常宣傳我國缺錢問題。

錢就是學者們常說的貨幣,本是人類制造出來的市場交易工具,只要能付賬,就是貨幣。現在的基礎貨幣都是紙幣,制造成本極低,100美元鈔票的制造成本僅有4美分,而大部分交易使用的貨幣是商業銀行發行的衍生貨幣,由銀行在交易者賬戶上轉賬實現的,占市場交易95%甚至99%以上,尤其是企業之間的大宗交易。

十九世紀中期是美國經濟快速成長成為工業化國家時期,當時美國一些邦實施的是自由貨幣制度,任何個人都可以發行紙幣。我國漢初的文景之治時代,實現的就是私人鑄幣。民國時代,一個僅占據一個縣的小軍閥,都會自主發行貨幣,限制所統治地區其他貨幣,包括中央政府貨幣的流通,以獲取貨幣發行收益。私人發行貨幣,讓政府失去了貨幣發行收益,但發行收益仍然留在國內,雖然使得政府不能利用發行收益推動國內建設,卻不會流失財富。

事實上,當今世界,大多數個人都能發行貨幣。即使你沒有現金,也沒有任何存款,但是,如果你持有銀行發給你的貸記卡,也就是主流媒體宣傳的“信用卡”,該卡實際是銀行發給個人,記錄銀行提供貸款給個人的記錄卡,從銀行角度看,叫貸記卡,就是貸款記錄卡簡稱,你就可以使用該卡購物付賬,而每次購物后,你都要簽字,讓銀行在該卡上給你記錄一筆你的借款。實際上等于你給銀行打了一張欠條,讓銀行付賬,買走了商品。也就等于你發行了一張欠條當貨幣付賬,具有貨幣的基本功能。甚至你可以使用貸記卡從銀行提款,提來的現金,可以到銀行兌換到美元歐元,也就是說,個人在商業銀行支持下,可以發行貨幣,換來人民幣和美元歐元。在歐美國家,老百姓同樣可以使用貸記卡發行貨幣,換來美元歐元等西方貨幣。很多人還借助“信用卡”的貨幣發行功能,搞投資獲利。

但是,在偉大的改革開放時代,大多數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個人發行貨幣,在中國交易人民幣美元,在美國交易美元,精英們卻長期以來閹割了中國政府的貨幣發行能力,而是依據外匯儲備發鈔1,發行的人民幣都拿去換外匯交給西方,由于換來的外匯主要用作人民幣發行依據,只能用于回收市場上人民幣,主要儲備在央行或者購買西方幾乎沒有利息的國債保值增長,等于將發行的人民幣免費送給西方,將發行貨幣收益完全交給西方,直到現在西方還等于免費持有22萬億元人民幣資金。央行很長時間發行的人民幣與儲備的外匯一一對應,實際是西方貨幣代用券。如果不能增加外匯儲備,精英們就不敢發行人民幣。精英們為了增加外匯儲備以便發行人民幣,甚至到西方金融市場借高利率貸款。直到現在,外匯儲備仍有約三分之一,約上萬億美元,是從西方借來的高利率貸款,而精英們借來的外匯儲備,主要用來購買美國和西方國債,年利率僅有0.26%,等于每年免費奉送西方上千億元利息。這根本就是一項荒誕的錯誤制度和政策,也充分說明中國主流經濟界的無知。

西方國家貨幣,被我國主流經濟學家們稱之為國際貨幣,是真正的硬通貨,全世界都認的貨幣。最近十年來,我國儲備了大量西方貨幣,最多時高達4萬億美元,現在仍然超過3萬多億美元,比美國的外匯儲備多100倍,比歐盟的外匯儲備多幾十倍,甚至與美國政府一年財政收入相當,但是,我國主流經濟學家還是經常說我們缺錢。

雖然國家可以以極低成本印錢,但并非想印多少,就能印多少,印多了,就會出現物價飛漲,甚至貨幣和金融系統崩潰,使經濟崩潰,政府倒臺。國民黨被趕出大陸,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濫印貨幣,導致貨幣貶值變成廢紙,讓很多人破產,從而被老百姓拋棄。我國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就經常超印貨幣,多次出現貨幣增長率高達30%,也多次出現通貨膨脹,物價飛漲[3]。我國經濟界沒有認清其真正原因,反而相信美國精英的忽悠,采用西方為殖民地制定的貨幣發行辦法。1995年人大通過的《中國人民銀行法》第 29條特別規定,“中國人民銀行不得對政府財政透支,不得直接認購、包銷國債和其他政府債券”。周其仁教授指出[4](p46),它消除了多年以來威脅人民幣幣值不穩---政府因財政需要而超發貨幣。

此后,央行就主要依據外匯儲備發鈔了。按央行副行長吳曉靈總結,進多少外匯就決定了央行“被動吐出”多少基礎貨幣[5],實際是依據西方需要來發行貨幣。西方大量購買我國生產的商品,推動我國貿易順差持續大幅度增加,使外匯儲備猛增,就會帶來過多增發的人民幣,導致通貨膨脹;相反,西方經濟萎縮,購買我國物資需求減少,我們的外貿順差減少,外匯儲備增加緩慢,就會導致通貨緊縮。

這是更糟糕的發行方式。新世紀的兩次物價上漲,以及1995年以來發生的2次,時間長達8年的通貨緊縮,其主要原因是央行依據外匯儲備被動發鈔,也就是依據西方購買我國物資的需要來發鈔。主流經濟界的缺錢理論,天天在主流媒體上傳播,統治了人們的思想,也許起了重要作用,讓我國制定政策,推動拿國內資產和商品換取西方的貨幣。國家儲備的西方貨幣就快速增長,到2011年就超過3萬億美元。我們的經濟也就成了掙西方貨幣的經濟,生產的最終產品,大量出口,最多時,占一半以上。由于增發的人民幣都拿去換西方貨幣,交給了西方,而換來的西方貨幣,則作為市場上流通人民幣的發行依據,只能用于回收市場上人民幣,而經濟在不斷發展,需要的人民幣在不斷增多,使得出版的西方貨幣永遠都沒有機會使用,等同于廢紙,從而等于將發行的人民幣免費交給西方,在實行此項規則的20年間,免費交給西方27萬億元資金。精英們一方面認為自己缺錢,另一方面,卻將大量資金免費交給自己的戰略對手,其愚昧荒唐,可謂是亙古未見。

市場經濟是靠貨幣來驅動的經濟。經濟是在不斷發展的,每年央行都需要向市場增加一批貨幣。每年新增貨幣的投向,影響當年經濟的發展方向和增長點,可以引導更多民間資金投向。西方各國都是交給自己的政府,由政府引導經濟發展。我國長期依據外匯被動發鈔,增印的貨幣都拿去換西方貨幣,將新增貨幣交給西方,讓西方控制和驅動我國的經濟為西方服務,形成的經濟模式,按照哈佛大學弗格森教授總結,就是中國負責生產,美國負責消費的中美國模式[6]。美國已經不再需要生產工業消費品了,只需印鈔就可以到中國購買工廠,讓中國老百姓替美國生產了。這是過去殖民地時代西方國家從未達到的。

我們的外匯儲備,大部分都是在美國銀行系統賬戶上的分類數字,購買的美國國債是美聯儲國債賬戶上的數字。現在市場上流通的美元紙幣,總數不到1萬億美元左右,遠低于中國的外匯儲備,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中國的外匯儲備,儲備的不是普通老百姓通常理解的美元貨幣,因為所有市場上流通的美元紙幣都給中國還不夠。美國精英要消滅中國的外匯儲備,是舉手之勞。一旦中美兩國之間發生對立,則中國的大部分外匯儲備會瞬間消失。當初利比亞卡扎菲和伊拉克薩達姆政府儲備在西方的外匯,不但不能幫助他們對付西方,反而成為西方收買反對派反對他們的工具。美國一直支持臺灣當局作為反對派,最近又加大了支持力度,我們不可不防。但是,直到2017年11月底,按照央行公布的資產負債表,我國人民幣發行依據中70%仍然是外匯,對應儲備的外匯高達3萬億美元,它們大都儲存在西方,這是十分危險的。

我國主流經濟學家,大都到美國留學,有的還在美國獲得金融學博士學位,在美國的著名大學獲得金融領域的終身教授職位,學富五車,對美國銀行和貨幣方面的了解,應該是很全面的,但是,他們主導的我國金融銀行體系,不是采用美國和西方的發鈔方法,而是長期依據外匯儲備發鈔,至少20年,讓我們的經濟發展成為專門為西方服務的經濟。在我國主流媒體上,主流經濟學界長期販賣中國缺錢的荒謬觀點,推動政府制定出口導向政策,長期執行,拿各種資產和物資換取西方印制的貨幣。

四、美國的文化侵略導致精英們迷信美國,繼續下去,必然亡國滅種:

我國主流經濟學家迷信美國和西方,根本原因是美國和西方的文化侵略,造成我國主流精英的思想被美國和西方控制,他們自我鄙視,根本不相信能夠領導和管理好中國老百姓,而是主張依靠美國和西方精英。這方面的跡象有很多,以下是幾例:

1、我國企業經營狀況的財務審計工作,排名前三的都是美國會計事務所。中國證監會甚至在2001年發布的規則中規定[7],“公司發行股票上市時,應聘請獲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和財政部特別許可的國際會計師事務所,按國際通行的審計準則,對其按國際通行的會計和信息披露準則編制的補充財務報告進行審計”。這等于是將國內上市企業審計工作都交給精英們賦予特殊地位的美國五大會計事務所。這是精英們害怕自己管不好國內從業人員造假,造成經濟災難,卻轉而迷信美國人能幫他們管好,甚至在美國發生五大會計事務所之一的安達信詐騙案后,仍然不改初衷。

2、科研工作的評判,同樣交給了西方。國內早已以在西方學術雜志上發表文章的級別和數量,評判國內科研工作的水平,作為我國科技工作者工作好壞,職稱提升,研究經費撥付的標準,等于掌握了我國科研工作的指揮棒,讓我國的科研工作實際上是在為西方免費服務。我們的科研工作主要圍繞西方的科研熱點,主要成果主要發表在西方雜志,它們與中國國內的經濟需要很少聯系,國內的企業也基本無錢訂閱西方雜志,加上用英文寫作,國內工程師既沒有機會看到文章,也難以看懂文章,從而對國內經濟的幫助可以忽略不計。雖然我國最近幾年來,投入僅次于美國,然而,卻很少有突破性的科技成果,根本無法與文革時代的四大發明相提并論。這是精英們沒有領導中國發展科學技術的能力,轉而求助美國的措施。

3、由西方國家的公司實際控制的央視索福瑞公司則負責我國電視節目的考評工作,從而在事實上主宰了我國意識形態宣傳工作的指揮棒。這是精英們迷信美國,將我國意識形態指揮棒交給了西方。

4、劉曉波以主張讓西方殖民中國三百年聞名,后來因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就此離開了公眾視線。但我國主流媒體如環球時報主編卻每年都要親自寫文章發表在該報上,甚至以報道中國本年度沒有人獲得諾貝爾獎為由,提醒大家,劉曉波獲得了豐厚的諾貝爾和平獎,名利雙收。其原因恐怕還是有人要大家多多想念劉的三百年殖民地論,時不時給他發布點消息,讓大家借此回想和討論他的高論,從而也就傳播了他的高論。如果媒體都不提劉,后來劉病死獄中,也就被人遺忘了。然而,筆者在內參上發表文章,揭露了該主編的意圖,卻絲毫影響不了其所為,仍然如故。例如,一年后,又發表文章《西方輿論莫逼這位女士(劉曉波遺孀)投身政治》提醒大家關注劉曉波。

5、雖然中美金融戰,美方不但不斷加碼,公開提出不平等的要求中國單方面執行的條款,甚至要求監管中國各級政府的條款,但精英們卻仍然將中美夫妻論的宣傳,放在主流媒體的網絡版上,仍在洗腦自己的老百姓。

相反,他們將美國精英看成是天使般的無私了,根本不相信美國精英是在攫取自己的利益,而是將美國看成是人類的希望,人類的燈塔,稱美國是燈塔國,是來幫助中國人的。最近清華大學教授,曾擔任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委員李稻葵在接受彭博電視采訪時,就目前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公開說:“盡管美國希望中國在貿易方面所做的讓步,對中方的要求,90%以上實際上符合中國自身的改革目標”。網上公開支持特朗普,認為特朗普是在幫助中國的也很多。人類社會的事情就是如此復雜,例如在美國,特朗普的堅決支持者和堅決反對者都很多,不相上下。我國主流媒體天天在駁斥美國的要求,但在主流精英們看來,卻反而恰恰相反,他們實則相信美國人在幫助他們,從而按照美國要求執行。

雖然最近兩年半來,特朗普對付中國出爾反爾的無賴行徑層出不窮,卻絲毫不能改變他們的觀念。自去年以來,面對特朗普出爾反爾的無賴本質,很多國家已經不再理睬特朗普。象朝鮮領導人,僅僅因特朗普的一次悔約,就看透了特朗普,不再理睬不講信用的特朗普了。為什么只有中國還在不斷接受特朗普的不斷擴大的無理要求?甚至高達十余次,難道中國比朝鮮、伊朗這樣的國家還要弱小,還要害怕美國的進攻?難道我們的改開成就,就是國家變得比朝鮮伊朗都弱小了?精英們不久前還在宣傳的盛世再現,都了無蹤影了?根本原因,是這些主持談判的精英十分迷信美國,不論特朗普如何無賴,他們都能為特朗普找到理由辯護,從而按照特朗普的要求行動。

回顧美國歷史,但凡迷信美國精英,對美國要求妥協退讓的,其最終結果都是被美國人吃干抹凈。

1、北美印第安人損失最大,基本被美國精英亡國滅種。最初印第安人居住在北美大陸東部美麗富饒的大平原,卻因不斷妥協退讓,與美國精英簽訂一個個協議,從美國東部一步步遷移到西部貧瘠的山區,導致生存環境不斷惡化,抵抗侵略能力不斷減弱,后來美國白人結束南北內戰后,就發動大規模戰爭,經過一千多次戰役,就滅絕了大多數印第安種族。這是十九世紀末的事情了。美國也就永久地占有了美洲大陸,不再有主人來找它們收回土地了。

2、伊拉克薩達姆相信美國的忽悠,讓美國精英核查伊拉克境內的大規模武器,以便讓美國人相信,伊拉克沒有發展大規模武器,等到美國人連伊拉克總統府都核查后,確認伊拉克沒有抵抗美國進攻能力后,就發動了全面入侵伊拉克的戰爭,抓捕殺害了薩達姆一家,毀滅了無數伊拉克基礎設施,讓幾十萬伊拉克家庭失去房屋,流離失所,整個國家也長期陷入內戰,從一個富裕的國家變成貧窮落后的國家。此事距離現在不過十幾年。

3、利比亞的卡扎菲相信美國和西方的承諾,放棄化學武器和核武器計劃,放棄對抗美國和西方。當時北約國家領導人歡迎卡扎菲回到國際大家庭的懷抱,稱卡扎菲是最受尊敬的領導人??ㄔ品趴擻唄?,讓西方文化侵略悄然而入。然而,僅過了幾年,西方就推動利比亞反對派發動內戰,殺死了卡扎菲,推翻了卡扎菲政權。在卡扎菲時代,卡扎菲利用石油資源建立了穩定的工業,又利用石油財富大大提升了利比亞人的收入水平??梢運瞪罡@淺:?。而如今的利比亞上百萬人成了難民,內戰不斷,利比亞人的生活再無保障,可以說民不聊生。在僅有640萬人口的利比亞,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表示,110萬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其中有37.8萬名兒童急需人道主義援助。這事距離現在僅八年時間。這都說明美帝的本質從沒有改變。

在中國和俄羅斯周邊一些國家,出于對付中俄的需要,它們還沒有被美國吃干抹凈,還在美國支持下發展,這不過是它們還有利用價值。中國作為美國最大的戰略對手,也是美國實施文化侵略歷史最悠久的國家,天然就是美國的最大敵人??墑?,我們的精英們卻將美國當作它們依賴的對象。

從常識出發,指望朋友的幫助都是不靠譜的,更何況是指望依賴敵人了。也許精英們不當美國人為敵人,希望與美國交朋友,但美國人一直當中國是敵人。這是因為美國精英篤信社會達爾文主義,相信競爭勝利者生存,失敗者滅亡,不是中國消滅美國,就是美國消滅中國。正如美國歷史所顯示的,不是美國消滅印第安人,就是印第安人將他們消滅或趕出美洲,兩者必居其一。中國作為世界上最龐大的族群,具有統一而悠久的文化,能夠象毛澤東時代那樣團結如一人,是當今世界最有能力反對美國霸權的,美國必然以中國為敵。

2010年5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更是在接受澳大利亞電視記者時說,“如果10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地球根本承受不了,全世界將陷入非常悲慘的境地”[8]。暗示美國人要維護自己的生活水平,必須遏制中國,防止中國人過美國和西方人那樣的富裕生活,也道出了美國將中國看成是最重要的戰略對手的內在不變的本質原因。2018年10月11日,特朗普接受??慫剮攣?Fox News)“??慫購團笥選苯諛康緇安煞檬彼礫9],“他們(中國人)日子過得太好也太久了(They lived too well for too long)”,并且他還補充說,他們(指中國)認為美國人很愚蠢,但“美國人不蠢”。暗示要采取行動,其邏輯與奧巴馬一脈相承。特朗普上臺后,在臺灣等中國領土問題上頻頻突破我們的底線,無視中國的主權,敵意中國已經十分明顯。

面對如此明顯的敵意行為,為什么在中國,有大批精英篤信美國精英推銷的意識形態宣傳,將美國侵犯中國主權的不合理不平等要求,宣傳為有利于中國,中國本來就要進行的改革?其主要原因在于,美國精英一直自詡為上帝的選民,將自己的國家視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山巔之城”,并肩負著拯救世界的神圣使命。美國的很多普通民眾則在美國精英的召喚下,經常到世界各地推銷美國的文化,真誠地幫助各國老百姓,以及真誠地幫助在美國的外國人。大多數中國人,在與美國民眾交往的時候,常常能感受到美國民眾的善意和幫助。但這并不說明,美國精英會幫助中國。這是美國實行文化侵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精英通過他們進行文化侵略,從而控制中國精英的思想,更好地推行侵略政策。

由于美國長期針對中國采取的文化侵略和滲透,到1927年建立的蔣介石政權就完全成了美國的附庸,高層官員主要來自美國留學生。美國著名記者白修德在回憶錄中指出[10],“在亞洲,甚至在全球,你再也找不到重慶民國政府這樣被“研究美國的學者”滲透得如此徹底的政府。而且,也沒有哪個政府會如它一般被美國思想、援助和建議摧毀得如此徹底。重慶民國政府的所有官員,無論男女,并不是被美國人征召,供其驅使了,是他們自己主動追求美國的思想和方式”。摩羅發表《中國站起來》,指出舊中國時代中國精英在美國洗腦下全面實行西方文化教育,洗腦幾代中國精英,是八十年代以來西化思想重新統治中國的關鍵原因。

筆者曾發表學術文章,論證我們的主流經濟金融專家們所秉持的觀點,基本來自美國的意識形態經濟學教科書,而與美國培養人才的金融和經濟教科書的論點,以及美國和西方政府實際實施的政策基本是相反的。然而,精英們卻重用這些漏洞百出的經濟學家,究竟是別有用心,還是真的被愚弄?

根本原因是他們早已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被西方俘虜,將美國精英看成是高高在上的引路人,按照美國的要求來行動了。例如,中國在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上承諾到202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當時中國人均排放不到美國四分之一。而美國總統奧巴馬雖然承諾2020年美國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少17%,但事后并沒有得到美國國會批準,成了一紙空文。問題是,在這樣的承諾下,中國人均允許排放的溫室氣體不到美國五分之一,等于承認歧視性的排放分配。當時發達國家劃定了8000億噸的全世界碳排放總量限制,然后自己要先劃走44%,剩下56%留給占全世界人口比例83%的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等于人均排放量是發展中國家包括中國的3.83倍。在會議上,精英們曾經提出一個中國人均排放等于西方80%的要求,根本就不敢提與美國平起平坐,擁有相等的人均排放量,仍然遭到西方反對,精英們也不敢反抗,仍然自愿作出承諾,默認就該被西方大幅度歧視,連讓西方減少一點歧視的勇氣也沒有。

到了2015年巴黎會議,情況并無很大變化,中國承諾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直到2016年9月,美國總統奧巴馬正式批準加入巴黎協定,承諾到2025年,美國碳排放量在2005年基礎上減少26%到28%。但還沒等到國會批準,新上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宣布作廢了。即使兩國都批準,美國人均排放量仍然將是中國的4倍以上,仍然是一個高度不平等的協議,一個高度歧視中國人權的協議。精英們仍然默認這種歧視,甚至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立即宣布退出以后,仍宣布將遵守承諾。

回顧歷史,日本侵略中國的時候,面對日本侵略者占領中國東北、華北等大批領土;面對全國老百姓的怒火和多個武裝力量的公開武力反抗,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仍然主張對日妥協,軍事鎮壓國內的抗日力量,持續近六年。今天,我們很少看到公開反對的聲音,崇美精英們絲毫不提他們公開的妥協退讓,而是一方面在中美夫妻論背景下,大力宣傳中美合作共贏,美方搞貿易戰損害美國利益的對美勸說;另一方面則在國內將美國侵犯我國主權的進攻,宣傳為美國崩潰前的瘋狂,要老百姓相信,在他們領導下中國正在走向偉大的復興。而反對的聲音,甚至在網絡的一角,都被精英們限制。崇美精英們除了擔心落實到兩國協議文字上的公開欺凌,似乎美國什么樣的要求都是合理的,甚至宣傳是有利中國的。事實上,崇美精英們早就簽訂了多個在文字上就不平等的中美協定了,甚至很多美方要求,不需要落實到文字上,精英們就自覺執行了。他們早已超出被毛澤東時代批倒批臭的獨夫民賊蔣介石了。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當我們唱起這首莊嚴的國歌時,我們并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真正地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事實上,在民國以前,西方列強通過直接侵略的方式把中國變成西方的半殖民地的時候,中華民族還沒有真正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因為這些侵略者的行為很容易被全體中國人所識別,繼而激發全體中國人救亡圖強的義舉。王世保先生早在2009年就已指出真正“最危險的時候”恰恰就是現在,就是一大批身居廟堂之上操控國家政策的精英們正在力圖把中國變成美國附庸的時候。這些所謂的“精英”是我們國家這幾十年來自己培養的掘墓人,與那些直接的侵略者相比,他們對全體中國人民更具有欺騙性和迷惑性。他們正在把中國變成美國的附庸,變成實現美國國家利益的工具,全國卻萬馬齊喑,聽不到反對的聲音。

本文鏈接://www.wisyy.icu/html/societies/info_31747.html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責任編輯:筍溪

看完這篇文章心情如何

頭條

習近平:最重要的還是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

習近平:最重要的還是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
我國仍處于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但面臨的國際形勢日趨錯綜復雜。我們要清醒認識國際國內各種[詳細]

文章排行

評論排行

100本金稳赚20计划 双色球近3000期走势图 北京pk拾赛车官网计划 变态斗地主赢钱官网 两面盘彩票平台 助赢计划软件免费版 900注大底计划软件 11选5稳赚不赔心得 时时彩定位胆稳赚技巧和经验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加盟福利彩票要多少钱 什么是隔一投注法 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ag平台作弊截图 大乐透篮球最大是16吗